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玄幻仙侠- 七国 1-7
七国 1-7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免费三级现频在线观看视频_日本一区二区不卡免费_日本动漫456]

地址发布页: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8-7-16 05:53 编辑

一、妖星祸天,乱起边山

                    1、冷静分析一下,果然是穿越了

  「八十九、九十、九十一···九十九、一百。」

  清晨的阳光带着初夏微热的风穿过窗户,落在了卧室裏一具满身大汗的身躯
上,刚完成了100个俯卧撑的身体猛然站起,头上的汗水顺势便流过了一张剑
眉星目的脸庞。锺离勿,十八岁,面容算不得出衆,但是配上他那久经锻炼的健
壮身躯,便自然显露出一股猛虎般的气势。他的父亲锺全原是当地文体係的官员,
后来辞职下海经商,凭着家中积累的人脉关係和自身的手段,多年下来在本地也
成了有头有脸的人物。当然,锺全最得意的还是娶了夏玉顔——锺离勿的母亲,
也是当地有名的美人。锺全是着实很爱夏玉顔的,这些年来即使是自己最困难的
时候也未让她吃过苦,无论想要什麽就买什麽。几万块的包包,买;

  几百万的车,买;甚至爲了不让她无聊,买下了一家大型美容院给她当玩具。
而夏玉顔也确实对得起锺全这样的付出,这从老是会出现在她身边的一些狂蜂浪
蝶就可以看出端倪,夏玉顔是真的拥有可以被称爲「绝色」的姿容的。长久的细
致保养使得时间仿佛在她身上停止了,人妻、人母的身份却又让她三十六岁的胴
体散发出一种别样的魅力,仿若一坛微微发酵的美酒,引人心弦颤动。雪肤、酥
胸、细腰、长腿,便是不看脸,也是一副能让人从裏烧到外的身体,更何况她还
有着那般「勾人」的脸庞呢。眉眼间那抹诱人怜惜的风情混合着少妇的独特韵味,
让人毫不奇怪她爲何会在十八岁就生下了锺离勿。若是你有幸得手了这样的尤物,
怕是也会迫不及待在那腿心裏射个满满当当的。以科学的角度,就是说,夏玉顔
这个女性有着非同一般的性魅力。人类的根本目的是爲了繁衍,所以异性之间会
爲了繁衍不择手段,正因如此,夏玉顔这种一眼就让男人想到床的女性在面对男
性时天生就拥有优势。

  「所以说,长得漂亮是真的可以当饭吃的。」完例行锻炼后洗完澡的锺离勿
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想到。「而把锺离这个家中的古姓留给我算什麽呢?爱屋及乌
麽?」锺离勿摇了摇头,拿起房间裏的行李箱,走出了房间。「小五儿,快点儿
来,」一声清亮甜美的声音从楼下传来,「今天这麽热,咱们快点到机场去啊,
热死了。」他循声望去,只见别墅门口,夏玉顔穿着一身及膝白裙,腿上套着一
双肉色丝袜,脚上则是一双绑带细高跟,一边微蹙着眉扇着风一边对着他娇嗔道。

  而看着母亲身旁锺全略显疲乏的面容,他一边想着:七年之痒什麽的,在妈
妈这恐怕不存在的吧。一边笑着答道:「来了,妈。」

  锺家夫妇不知怎麽想的,特意要在百忙之中抽出一个假期陪着孩子出国旅游。

  「其实真的没必要,」锺离勿坐在候机室的沙发上,一边嘬饮着冰可乐一边
看着旁边腻味的爸妈想到:「你们不去我反而会更自在……」

    「哟,这不是锺老哥麽?真是巧啊,哈哈哈。」伴随着声音走过来的是一个
中年人和一个小伙子。

    锺离勿翻着眼睛打量了一下正在握手的的两个男人以及旁边那个正在偷瞄老
妈胸口和丝袜的小子。梁心远,也是当地有牌面的商人之一,和老爹有生意上的
来往。

  梁子虚,梁心远的独生子,幼年丧母使得梁心远对他十分溺爱,让这小子长
成了本地有名的花花公子,据说小小年纪已经玩过不少女人了,自己倒是因爲父
辈的原因和他认识,却没有深交。不管父母之间的寒暄,梁子虚满面笑容的向他
走来,「勿哥,好久不见了,你们也去X国玩啊,真巧啊。」

    「是啊,挺巧的。我记得我之前倒是和你说过一嘴。」锺离勿面色平淡的的
站起来,看了看父母,顺嘴说道。

    「呵,这……」梁子虚的笑容一下子变得有些僵,但是还没等他说完,锺离
勿就拿起行李,走向父母说:「爸、妈,时间到了,咱们登机吧。」

  看着锺家三口离开的背影,梁子虚面色阴沈了下来,咬牙低声道:「操你妈。」

  「子虚!」

  梁心远皱着眉头看着儿子,「这次可是特意抽出时间陪你去X国旅游的,你
能不能懂事点?!」

    梁子虚瞥了一眼父亲,扭头便向登机口走去,嘟囔道:「谁要你陪!有贼心
没贼胆的老东西!」

    「你!」梁心远看着儿子的背影,长歎了一口气,又望向登机口,不知在想
些什麽……

    「现在插播一条重要新闻,X航xxx航班失联……」

  锺离勿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站在一片树林中,摸了摸身上,衣服没有任何
破损,仍是上飞机时穿的那套,身体也没有其他异常,未发现有疼痛和伤痕。那
麽,仔细回想一下,最后的记忆是飞机上的警报,异常的抖动和闪光,在那种情
形下,自己想完好无损的活下来的几率小到可以忽略不计,更不用说是站在树林
裏醒来了。

    「完全不符合科学啊。那麽,果然是穿越了麽。」锺离勿扭了扭身子,长歎
了一声「唉。」即使一向冷静理性如他也不禁有些手足无措,倒是受了不少穿越
文熏陶,可是骤然来这麽一下,谁都会头痛啊。当务之急是要找到老爸老妈啊。
「希望他们平安无事啊,尤其是老妈啊。」

    想到这裏,锺离勿的心理开始微微焦急起来。正犹豫着往哪个方向走去时,
忽听得一声熟悉的尖叫声。老妈!锺离勿赶忙向那个方向沖去。情急之下,他没
有发现,起步时他踏足的的那块地面竟然裂开了,而他在树林间穿行的速度也远
超常人。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我们再来看锺家夫妇这边的情况。在一段时间之前,
锺家夫妇互相搂抱着出现在了一片树林之中。「老公!呜呜呜。」夏玉顔紧紧抱
住了丈夫哭泣,她只记得飞机上急促的警报以及那剧烈的抖动,慌忙之间扑向了
丈夫,丝毫未察觉他们竟然移到了一篇奇怪的树林裏。

    「好了,没事了,玉顔。」

  倒是锺全毕竟经过大风浪,迅速镇定了下来,一边安抚妻子一边打量着周边
的环境,思考之下不禁想到了那个不可思议的答案,脸色微微阴沈了下来。他擦
去妻子的泪水,柔声说道:「玉顔,你冷静下来,别害怕,我们还没死,我们因
该是……穿越了。」

    「啊?」夏玉眼睑上挂着泪水,愣住了。

  「别害怕,玉顔,我们先走出去,再找到小勿,他一定没事的。」

    「嗯。」

  看着身后牵着自己衣襟的娇妻,锺全本来已沈寂的内心仿佛焕发了年轻时的
活力。

  自己要保护好妻子,找到儿子,凭着自己的本事,穿越到这个地方,还怕做
不出一番事业?!一时之间不禁豪情万丈。可就在这时,只听得咔嚓一声,他只
觉脚下猛然一痛!不禁痛呼出声!「啊!!!」夏玉顔吓了一跳,连忙低头看去,
竟然是一只生鏽的捕兽夹,死死地夹住了锺全的左脚!锺全痛的躺倒在地不停抽
气,夏玉顔试着用手去扳动夹子,却是纹丝不动,一时之间心烦意乱,手足无措。

  这时,只听得旁边树林间一阵草木翻动声,一个身披褴褛草衣手拿铁叉的男
人跑了出来。「哎呀呀!这是咋个回事?」他一见这状况,不禁傻了眼。

    自己放的夹子怎就夹住了这位衣着华丽的贵人?这边境的深山野林裏,这两
位贵人怎麽孤身到此啊?这夹坏了人,我可怎生是好啊?

    「这位大哥,还请你救救我丈夫啊,呜呜呜。」夏玉顔见到来人不像坏人,
连忙求救。

    这猎户本在头晕脑胀时,却听得这娇泣之声,不禁向这女人看去,好一个美
人啊!这猎户这辈子哪见过这般美人,这般衣着?心想这富贵人家的妇人就是不
一般,这身段,这屁股,这腿子,还有这衣服,嘶~一时之间竟看愣住了,是口
水也流出来了,阳具也硬起来了。

  「咳咳,」锺全见到来人,赶忙挺住疼痛,尽量不露惨相,向着猎户说道:
「这位兄弟,我夫妻二人来着山林游玩,不想竟然误入陷阱,还请您帮助我们脱
困,日后必有重谢。」

    猎户听到这男人说话,陡然清醒过来,暗骂自己想瞎了心,竟然妄想沖突贵
人,连忙道不敢不敢,上前起开捕兽夹,俯身将锺全背起,说道:「我这就将大
人、夫人送出林子,前方还有一段林子,还请夫人跟紧我。」

    夏玉顔见丈夫得救,又遇到好人,自是千恩万谢,连忙答应。一边走着一边
想着马上就可以逃出这裏找到儿子了。却突然间又听得丈夫锺全一声痛呼!

    「啊!!!」

  却见一只青色的蛇正咬在丈夫的左臂上!猎户听的贵人痛呼,连忙回头一看!

  不禁大惊失色,赶忙将人放下,拿起铁叉插死了青蛇。

    「坏事了坏事了!竟叫青叶蛇咬了!这裏离镇子还有上十里,找不到大夫可
怎生救得了哦?!」

    听得猎户捶胸顿足说的这一番话,夏玉顔不禁悲从心头起,回想起了自己与
丈夫这些年的种种,猛然间下定了决心,扯下了丈夫的衣袖,俯下身子就想用嘴
嘬出毒液!

  猎户见此,却看呆了。你道是被夏玉顔的救夫义举感动,惊呆了麽?非也非
也!却是看见这美妇人翘起的丰臀,被这珠圆玉润的美人给美呆了!这猎户只觉
心底有一团火只烧的浑身大汗,欲念大炽,陡然间便是恶从心头起,喉头乾咽下
一口唾沫,颤声说道:「夫人……」便挺着快要涨破裤子的阳具扑了上去。

  「啊!」「啊!」只听得锺家夫妇两声痛呼!

    可怜那夏玉顔这半天来突逢大变,心律交瘁,又吸得蛇毒入口,浑身无力,
此时被这腌臜猎户从后压上,真是又怕又气!更可怜那锺全先是伤了脚,又是被
毒蛇咬伤,身体疼痛,无力动弹,此时又见得娇妻在自己身上受辱!一时间血往
脑子沖去!不禁双目赤红!目眦尽裂!「啊,大哥你放过我吧!我和我丈夫会给
你钱的!」

    夏玉顔无力地扭动着娇躯哀求道。她却不知她那如泣如诉的娇媚声线对此时
的猎户来说就像是最好的春药。

    只见得猎户双手扯下了夏玉顔身上的裙子,一面用那灰尘满布的手抚摸着这
光洁似雪的娇躯,一面流着口水胡乱亲吻着她的全身,嘴裏胡言乱语道:「夫人,
你就从了我吧……唔,好美的肉……我要在大人身上日你,夫人……日后便爲我
生孩子吧,夫人……我就在此日的夫人你爲我生孩子吧。」

    他一只手揉捏着身下的美肉,一只手扒下了自己的裤子,露出了自己那髒臭
黑粗的阴茎,拱起屁股便往夏玉顔的下体耸去。黑与白,肮髒与圣洁,情欲与淫
秽,在此时此地,即将混一。

  「啊~」夏玉顔的一声娇呼。

    「哦~」猎户的一声快意的呻吟。

    「这是个啥?」

  猎户感受到阳具上别样的感觉,一边耸动着下体一边看去。原来是夏玉顔下
身穿着的肉色薄丝裤袜。这猎户不识得此物,再加上一时性急便没有脱下此物,
更是将这薄薄的一层裤袜套在阴茎上顶进了夏玉顔的小穴中!

    「啊~啊~不要啊~痛啊~」夏玉顔承受着身后的撞击,娇喘着。

    猎户此生哪享过这般滋味?更是不管不顾地耸动起来!啪啪啪啪啪的闷响一
时之间在这片树林间回蕩。那猎户平时长年在山中打猎,没见过什麽女人,此时
那积了上十年的力气和淫欲一下子爆发出来,在夏玉顔的娇躯上尽情发泄。之间
的他下身顶着夏玉顔猛操狂日,上身却把夏玉顔的身子扳起,一双髒手把那对美
乳揉捏的乳头高高翘起,还用舌头舔舐着夏玉顔的后颈和光洁的背脊。

    「啊~啊~啊~唔~唔~老公啊,老公~」夏玉顔一直是被丈夫捧在手心裏
呵护的,哪裏受过这般野蛮粗鲁的操弄?一时竟被这猎户的狂抽猛送弄得双眼翻
白,语无伦次。

    「啊啊啊啊啊……」猛然间夏玉顔挺起上身,高声娇呼!她只觉下体畅快无
比,一股热流从身子深处汹涌沖出!

  从那猎户死死插紧的小穴处疾驰而出,滋了丈夫锺全一脸一身!她竟被这猎
户操弄到高潮潮喷了!这可是她和丈夫这些年来做爱都未有过的体验!这还是隔
了一层薄丝袜,要是肉贴肉的无套操弄,那得舒爽到哪裏去?!而在看锺全呢,
不知是蛇毒攻心,还是因妻子在自己身上被人淫辱气的,他竟已圆瞪双目,血泪
横流,当场去世了!

  而此时,夏玉顔却是高潮之后舒爽的瘫在了猎户身上,闭目微微喘息着。猎
户揉弄着那对已经泛红的酥胸,淫笑道:「夫人,可还快活?再来,便爲我生个
孩子吧!」说完,就拔出还硬挺着的肉棒,把夏玉顔的身体翻过来放在了锺全的
尸体上,用手撕裂了她裆部的薄丝裤袜,擡起屁股就要无套插入这绝色人母!夏
玉顔此时方醒悟过来,连忙叫道:「不!」而她也正好看到猎户背后一道黑影疾
驰而来!

  而锺离勿这边,他一路飞奔,循着尖叫声的方向赶来,终于在拨开重重树叶
密布之后,见到了尖叫的来源——那是一个男人正压在一个妇人身上,正要行那
丑事!他眼神一凝,来不及多想,便脚下发力,合身撞了过去!

  美母夏玉顔究竟能不能逃脱被他人无套插入的厄运?锺离勿究竟能不能赶得
及阻止这一桩恶事?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